慈禧身邊的最美女官!她是名動巴黎的蝴蝶舞后,美人永不遲暮,落寞仍是貴族

美貌傾城,舞姿優美,在國外是轟動巴黎的「蝴蝶舞后」,在國內是滿洲正白旗的格格。如果不是因為生不逢時,想必裕榮齡的一生都會過得非常美好!

生來未逢時

她出生清朝貴胄,本該循規蹈矩做那宮廷閨秀,卻從小受那西方文化熏陶;

她萬千寵愛一身,本該與那狀元才子喜連佳話,卻被傳言與宮中太監風月;

她天性愛自由,以一舞傾天下,卻要在紅牆綠瓦里做那最美的女官,她是誰?

清朝末年,社會動蕩,而慈禧作為晚清的一個統治者,遭到八國聯軍侵略的時候不但沒有力挽狂瀾,反倒簽訂了一條條不平等條約,清朝搖搖欲墜。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朝代,裕容齡出生了。裕容齡出生於滿洲貴族世家,她有一個姐姐,是大名鼎鼎的德齡公主,她父親裕庚是朝中重臣,隸屬外交工作。

Advertisements

在裕容齡小的時候,他的父親出任了日本公使,那時候的裕容齡對外面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整天和姐姐一起在公使館東逛逛,西瞧瞧,蹦蹦跳跳,父親嫌她們太鬧騰,為了讓她們收收心,特意請了日本的大禮官來教他們歌舞禮樂,陶冶心境。

誰知年幼的容齡在看到藝伎舞蹈表演時,一下就迷戀上了,向父親表示自己也要學習藝伎舞蹈,一直在儒家教育下守著封建思想的父親,一聽,急了,荒唐,一個滿清貴胄的格格,怎麼可以學習這等拋頭露面如青樓女子求生之技。

Advertisements

但裕容齡不聽,偷偷的把舞步記了下來,不得不說裕容齡就是為跳舞而生的,她在這方面天賦異稟,很快的就掌握其韻律和技法,有一天,日本大臣來拜訪裕庚夫婦,裕容齡便偷偷換上和服為他們表演,受到客人連連稱讚,等客人走了以後,卻被自己父親狠狠責罵了一番。

裕容齡不服,還是要堅持學習舞蹈,幸好裕容齡的母親是思想開明的,在母親的幫忙勸說下,裕庚終於鬆口了,提了一個條件,學習可以,決不能登台!裕容齡答應了。就這樣,裕容齡便去了日本的紅葉館學習日本舞,她成了近現代舞蹈史上第一個學習外國舞蹈的中國人。

Advertisements


一舞芳華現

後來,裕庚又被派去做法國公使,容齡也跟著去了,那時候她11歲了,她到了巴黎,跟著父母一起出入各種社交場合後,見慣了那些法國最貴和上流人士後,她又愛上了歐美的歌舞,因緣巧合之下,她認識了美國著名舞蹈家,伊莎多拉·鄧肯,並被他收為入門弟子。

憑藉著過人的天賦和自身的努力,容齡在舞蹈方面越來越優秀了,她又開始學習芭蕾舞。兩年後,1902年,她做為中國舞者的身份開始登台表演,她表演的舞劇《希臘文舞》《玫瑰與蝴蝶》《奧菲利亞》《水仙女》《西班牙舞》令無數觀眾為其傾迷。為此她還獲得了巴黎市民的一致誇讚,被譽為東方的「蝴蝶舞后」。

Advertisements

舞蹈的個性解放,無拘無束的思想自由深深影響了容齡。她嚮往這種生活,可她不能,她還有一個滿清格格的身份,1903年父親任期滿後,她和姐姐也跟著父親回到了自己的國家,日日守在深宮的慈禧太后,對西方風土人情充滿好奇,便下令讓裕家的兩位格格進宮介紹。1904年,容齡和徳齡成為了慈禧御前女官。


Advertisements

重回深宮院

皇帝和太后對這對姐妹很寵愛,而容齡作為小的那個,在西方文化的熏陶下,更加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那些禁忌規矩她也通通不放在心上。慈禧問她的西洋之事她也能對答如流,她還會給慈禧講那些海外趣聞,給她表演自己學的芭蕾和現代舞,她的想法與宮中其他貴族不一樣,每次都能讓慈禧眼前一亮。

等容齡及笄,慈禧便賜封號「山壽郡主」給她,以示寵愛。然而生性自由慣了的容齡在這紫禁城呆久了越發覺得壓抑,穿著旗裝做個規規矩矩表情木訥的女官,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但是慈禧又不放她走!

Advertisements

宮中生活苦悶,唯一讓她提起興趣的也就是舞蹈, 她認真排舞,將中西文化融入舞中,創造出《劍舞》、《扇舞》、《荷花仙子舞》、《如意舞》等經典舞蹈。

慈禧的風流眾所周知,所以哪怕是身邊的太監也要長相清秀的,那時候容齡和慈禧身邊大太監小德張關係不錯,常常一起玩鬧。誰知竟被坊間傳出兩人相戀的新聞。這簡直是無稽之談!轉眼,容齡也到了適婚的年紀了,那麼到底要給她配個怎樣的郎君呢?

Advertisements

容齡父親生前好友楊士驤主動做媒,將自己的學生劉春霖介紹給容齡,因光緒帝廢令科舉制後,劉春霖成為了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狀元。對於劉春霖這個人,容齡是認識的,她之前還覺得他字寫得好看,將他推薦給慈禧抄佛經。聽到是他,容齡還是很開心的,但是劉春霖卻婉言謝絕,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容齡。此事不了了之!


美人永不遲暮

後來辛亥革命爆發了,這個陳舊的王朝被推翻了,裕家也敗落了,容齡曾經的榮譽也不在了,但她沒有因此自尋短見,她脫下了旗裝,換上了洋裝,來到了上海。

在那裡她遇見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世家公子唐寶潮。兩人在巴黎完婚,婚後兩人一起熱心公益、舉行義演,為那些顛沛流離的百姓募集捐款,唐寶潮也對容齡異常寵愛,後來唐寶潮去世了,容齡搬到了車馬房改成的小平房中,在那裡過完了一生!

有人說,人生的悲哀:美人遲暮、英雄末路,可容齡不是,到了晚年,見過她的人,依舊會為她身上的高雅氣度所折服,哪怕在那個只有十幾平小小的房間里,她的一言一行也絲毫不會馬虎,身材依舊窈窕不輸當年,她看著你的時候眼裡還有光!

回顧容齡這一生,她雖出生老舊頑固的清朝貴胄世家,但卻可以為了心中所愛的舞蹈,敢去衝破封建禮教的重重壓力和束縛,成為現代第一個舞蹈家,她有她自己的主見,在那深宮院落,她頂著詭異腐朽的氣氛創造出一曲曲傾世舞曲,她有她的才華。

而面對國破之後,她又去參加義演,不收取一分錢,將自己募捐來的錢救濟那些百姓,她有她的善良,容顏漸老,她也沒有放棄她的舞蹈,對舞蹈的練習從沒間斷,她有她的堅持,到了晚年,雙腿被打斷,她也依舊能談笑風聲,撰寫出《清宮鎖記》她有她的豁達。

她用她的一生向我們詮釋了什麼叫做「美人永不遲暮,沒落仍是貴族」。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