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軌單親媽媽!我不哭不鬧痛快放生「只提一個要求」他答應了 7天後他卻哭著「求復婚」

有些夫妻離婚,只是暫時分開,早晚會復婚。而有些夫妻離婚,是永遠分開,永遠不可能再復婚。對很多離婚的人來說,復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復婚是兩個人的事,你願意復婚但對方不願意,那沒戲;對方想復婚但你不願意,那也沒戲。


真正聰明的女人,在發現婚姻出現問題的時候,首先做的事一定不是大哭大鬧,而是冷靜下來,努力思考對策。

如果你覺得這段婚姻還有繼續的必要,那就努力去挽救,前提是必須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破鏡重圓自己真的能接受嗎?夫妻之間還能回到最初的時候嗎?

如果你覺得這段婚姻沒有必須繼續了,對方已經觸及到了你的底線,那就想辦法將這段婚姻對自己造成的傷害降低到最小:牢牢握住主動權,讓對方凈身出戶。

陳琪屬於後者,當她發現老公背叛自己的時候,首先想到的不是吵鬧,不是憤怒,更不是離婚。而是靜觀其變,讓對方主動承認錯誤。

Advertisements

這樣一來,主動權就握在自己手裡了,要不要離婚,什麼時候離婚,自己說了算。


陳琪和老公結婚五年了,有一個三歲多的女兒,原本婚姻很幸福,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老公好像對家裡的事漸漸不上心了。

從那時候陳琪就清楚,他們的婚姻出現問題了。

Advertisements

果然,不久後她便發現老公和一個女同事走得很近,對方離婚了,帶著一個尚且年幼的兒子。

她也是女人,女人往往最了解女人,對於一個離婚不久帶著兒子的女人來說,現階段最需要的無非是一個靠山,一個歸宿,一個幫忙分擔經濟壓力的男人。

很明顯,老公上當了。他誤以為自己遇到了「真愛」,其實不過是早已埋好的陷阱。

在這種情況下,大吵大鬧著離婚是最不明智的,因為這可能正是對方最想要的,此時離婚無異於對他人的成全。

於是,陳琪很冷靜地問老公:「你打算怎麼辦,如果要離婚,我成全你們。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凈身出戶,房子車子和孩子,都歸我。」

老公低著頭不敢看她,良久來了一句:「是我對不起你,我願意盡全力補償你。」

陳琪沒想到他答應的那麼爽快,心裡雖然有苦楚,但只是一瞬間,她接著說道:「好,我們先簽了離婚協議,你現在可以搬出去了。」

Advertisements


一切都在陳琪的掌握之內,她知道對方一旦知道他凈身出戶了,二話不說就會離開,因為她真正圖的,不過是物質罷了。

果不其然,對方一聽說他凈身出戶了,立即就變臉了。

這個時候,陳琪的老公才忽然明白,陳琪為什麼提出讓他凈身出戶的要求了。其實就是讓他看清,誰才是那個真心對自己的人。

他悔不當初,只希望過去的這一切都是一場夢,但不管他怎麼道歉,陳琪都沒有說過原諒的事,陳琪當時的打算是:

——「就算不會真的離婚,也要讓他重新拾起對於婚姻的敬畏心,如果一個男人做不好丈夫,又做不好父親,如此輕易就會背叛婚姻,那麼他只會覺得離婚的成本太低了。

現在好了,以後再犯錯,一旦離婚就是凈身出戶,這意味著他一無所有,一切都要從頭開始,這種代價未必是他所能承擔的,他不會這樣做,只有回歸家庭。」

Advertisements

她是這樣想的,也的確是這樣做的。

離婚後一周的時間裡,他每天都在道歉,一心只想求著陳琪復婚。

後來,她跟自己的老公說:「我可以答應復婚,但機會只有一次,我這次讓你回來,並不代表我原諒你了,以後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我會義無反顧地離開,而且你什麼都得不到。」

就這樣,她不哭不鬧,僅僅用了7天的時間就讓老公求著復婚。與其說她聰明,倒不如說她比誰都清楚老公的為人。他輸不起,自然不會去冒險,女人只有堅守自己的底線,才能贏取男人的尊重。



結婚10年志趣相投「妻子卻主動離婚」 坦言「無法忘懷初戀」晚年拒復婚孤獨離去

她畢生為舞蹈奉獻,但許多人只知道她的成就,卻不知道她曾經歷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戴愛蓮為大陸當代舞蹈藝術先驅者,對於舞蹈的發展功不可沒,從小習舞,天賦異稟;意外愛上有婦之夫,瀟灑退出三角戀情;與丈夫恩愛十年,卻不問世事深淺,另尋新歡;一輩子舞魂繚繞,或喜或悲,自始至終她都只是一位舞者。

一往無前,永不止步

1916年,戴愛蓮生於西印度群島的特立尼達的一個華僑家庭,家中祖籍廣東省新會縣,僑居海外多年。她從小就表現出獨特的舞蹈天賦,再加上寬裕的家庭條件,為她長達九十年的藝術生涯奠定了基礎。

1921年,僅有5歲的戴愛蓮開始學習舞蹈和鋼琴,直到12歲那年,她已經通過了鋼琴水平的中級考試。當然,雖說天賦是她快速進步的關鍵,但這也離不開她夜以繼日的練習。要知道天才如果不經過打磨歷練,終究會淪為芸芸眾生。

五年後,戴愛蓮進入特立尼達的一所舞蹈學校學習芭蕾。她從不局限自己的學習。1930年她奔赴英國倫敦,先後師從著名舞蹈家安東·道林和魯道夫·拉班。轉而又拜在現代舞大師瑪麗·魏格曼的門下。人們常說:「趁著年輕就要多折騰」,戴愛蓮從不怕折騰,一次次地追隨舞蹈大師的腳步,為她之後的成就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圖為戴愛蓮(左)3歲時與兩位姐姐


一直以來都順風順水的戴愛蓮第一次遭到了打擊。戴愛蓮跟隨母親來到倫敦求學後不久,由於父親愛打牌,欠下高額債務,導致家中破產,她不得不半工半讀。在漫長的求學路上,戴愛蓮曾經在電影廠和劇場充當臨時演員,替貴族家庭幹雜活,也參加過各種晚宴的舞蹈表演。只要有空餘時間,她就從未放過打工賺錢的機會。

一到暑假,戴愛蓮就忙著找工作。原本放假前已經找到的那份工作是給一位畫家當模特,管吃管住,還有工資。可是剛放假不久,怎料這位畫家突然變卦,直接解僱了戴愛蓮。此時的她愁了,不僅沒有掙到一分錢,連工作也丟了。

眼看戴愛蓮正苦悶至極,一位教員出現了。他叫維利,是搞雕塑的,卻沒錢請模特。聽了戴愛蓮被畫家雇傭當模特兒的事,維利深表羨慕。面對這樣一位英俊瀟灑的雕塑家,戴愛蓮心動了,當即便對維利說:「那位畫家不想畫畫了,我失業了,正在找工作,只要你能提供食宿,我可免費當你的模特兒。」維利聽了,心中大喜,當場答應了戴愛蓮。

緣分總是難以捉摸,此時的戴愛蓮絕對想不到她會鍾情維利如此漫長的歲月。維利的家境貧苦,母親是奧地利人,父親是捷克人,他隨母親入了奧籍。因為家庭條件不寬裕,維利也是靠著勤工儉學在藝術學校學習雕塑,再加上他的表現突出,畢業後得以留校任教。可是維利在學校已經有了未婚妻,她叫西蒙,也是學跳舞的,與戴愛蓮在同一所學校。

維利因為未婚妻西蒙放暑假回家探親了,隻身一人無法兼顧家務和雕塑創作。戴愛蓮便毫不猶豫地包攬了維利家的所有家務。他們二人從早到晚地一起投入到藝術創作中去,因為工作需求,戴愛蓮索性就住在了維利家裡。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兩人都形影不離。經過日復一日的了解之後,戴愛蓮與維利日久生情,愛上了彼此。

可惜命運弄人,浪漫的愛戀終究還是被現實打敗了。戴愛蓮與維利一起生活了兩週後,維利的未婚妻西蒙回來了。當西蒙進門見到戴愛蓮的時候,一股醋意湧上心頭,她無法忍受自己的同學竟然與未婚夫共同生活了兩個星期。為了不讓維利和戴愛蓮繼續發展下去,她決意要送走戴愛蓮。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戴愛蓮知道維利早已經和西蒙訂下婚約了,自尊心不允許她再與維利保持過多的來往,她痛下決心,做出了退讓。她無法和維利在一起,便只能把那份初次萌生的愛意深埋心底。

愛情從來就不是生活的所有。幸運的是,戴愛蓮還有熱愛的舞蹈。既然愛不到想愛的人,何不如把精力花在學習舞蹈上。從那以後,戴愛蓮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跳舞中,去到更需要她的地方。

亂世麗人行

1939年,正逢戴愛蓮的舞蹈事業的上升期,家鄉遇到了災難,時局紛亂,國家上下陷入了危機之中。此時遠在他鄉的戴愛蓮毅然回國,期望憑著自己的舞蹈藝術為國家奉獻一份力量。在政治家宋慶齡的邀請下,戴愛蓮來到香港舉辦表演會,希望可以為醫院籌的一筆資金去添置醫療器材,同時通過舞蹈鼓舞人心。

為了演出達到更好的效果,宋慶齡請畫家葉淺予來為宣傳作畫。因為要畫宣傳海報,葉淺予自然少不了要和主演戴愛蓮時常往來。儘管戴愛蓮不會說中文,而葉淺予的英文只有中學水平,但是他們通過手語和眼神的交流也毫無溝通的障礙。半個月相處下來,戴愛蓮與葉淺予發現對方總能很快地明白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這樣的靈魂相契,實在是讓人情不自已。於是兩人正式開始了交往。

 葉淺予


心心相印的兩個人在一起自然是做什麼都能夠更加得心應手。在表演順利結束之後,葉淺予與戴愛蓮決定結為連理,婚禮上由宋慶齡作為主婚人,沒有過多的儀式,沒有高朋滿座,只請來一些關係密切的朋友,僅僅宴請了一張桌便作數了。這一年,戴愛蓮年僅24歲,葉淺予33歲。

戴愛蓮與葉淺予就像兩個齒輪一般,相互契合,相互推動,總是完美合作,把工作與生活都處理得妥當。有一次朋友們在家裡調侃葉淺予說:「是怎麼『騙』來這麼一位人美舞好的藝術家。」

葉淺予只是大笑,不做解釋,而在一旁的戴愛蓮因為聽不懂他們笑什麼,急忙問葉淺予,聽完丈夫的回答,戴愛蓮真誠嚴肅地說「不,不,是我心甘情願嫁給他的,他是個好人!」著實有趣,本是一場玩笑,認真的人卻會用心地回答。

 1946年,戴愛蓮與葉淺予在上海的家庭合照


想來戴愛蓮和葉淺予十年的美好婚姻就是靠著相互崇拜,相互尊重的愛意維持下來的。據葉淺予回憶所說:

「我和愛蓮在那幾年就互相當對方的跟包了,她開表演會,我就給她打雜、當翻譯、做飯、做舞台監製,而我忙碌時,這些事情又輪到她替我做。我們兩人的關係就像一對跑江湖的夫婦,女的跳舞,男的擊鼓。」

可是恩愛夫妻卻敗給了一場小別離。

1950年,葉淺予受命參加民族訪問團前往新疆考察,一走就是半年。當時戴愛蓮留在北京,擔任北京舞蹈學校校長。等到葉淺予完成工作回到北京,戴愛蓮直截了當地說「我不愛你了,我們離婚。」

原來戴愛蓮愛上了一位青年舞蹈家,剛回到家的葉淺予無法面對這個事實,卻不得不答應和她分開。十年的感情就在一瞬間走向了滅亡。

 戴愛蓮與繼女、葉淺予


靈魂使者,雖敗猶榮

離婚之後,戴愛蓮與那位青年舞蹈家在一起了。誰曾想,到了晚年,那位青年捲走了她的全部身家,離開了她的世界。這讓戴愛蓮一時間跌入了困境,只剩下自己獨自守著一個偌大的空房子,她只能把心力都託付到舞蹈事業中去,就像她第一次失戀那樣,她一路靠著舞蹈的陪伴渡過每一個難關。

圖 | 離婚後,戴愛蓮與葉淺予仍保持著良好的友誼。


在孤獨的晚年生活裡,前夫葉淺予與第一任妻子羅彩雲所生的女兒葉明明堅持常常去探望戴愛蓮,並且撮合戴愛蓮與父親葉淺予復婚,希望他們可以老來有伴。

可是每次聽到葉明明這麼說,戴愛蓮就只是笑著不說話。雖然後來她對葉明明解釋道:「我不能和你父親復婚,因為我心裡始終忘不了我的初戀愛人。」但是真的原因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或許是內疚,或許是自尊強,亦或者真的還懷念著初戀維利,所以選擇不和葉淺予復婚。

1984年戴愛蓮與英國雕塑家維利·蘇考普在北京合影


戴愛蓮獨守著她熱愛的舞蹈幾十載,舞蹈就是她的老伴,陪著她過完了最煎熬無助的日子。

2006年,這位「舞蹈之母」離開了世界,享年90歲。

孤獨似乎從不屬於戴愛蓮,因為她還有舞蹈,只要她還能起舞,便不會停下腳步。可偏偏她想愛卻難得長情,一次次的短暫甜蜜讓她心力憔悴,最終選擇獨自生活,只憑著舞蹈來寬慰自己。

也許這樣一個自尊自愛的女人能夠適應任何一個時代。沒有了愛情,還有事業,不是一味地等待幸福,而是由自己去爭取,那便是智慧。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