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過世都叫不醒!48歲女嗜睡如命「一覺能睡60天」不起 醫生「診斷結果」好離奇

生活中,很多人會開玩笑說自己很能睡,甚至還流傳著「春困秋乏夏打盹冬眠」這樣的說法,但你見過真正的「睡神」嗎?

就有這樣一名女子,因嗜睡而聞名一方,一年有多半的時間都在睡覺,而且一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甚至能連睡60天。連父母去世的時候,她都一直沉浸在睡夢中。

Advertisements

陳月英是一家理髮店的老闆娘,家附近幾乎人人都知道她,一是因為她的高超的理髮技巧,二是她的「睡神」之名,傳播太廣。

在鄰居們看來,陳月英手藝高超,做事麻利爽快,若不是一年要在床上睡去大半時間,最起碼也早發了小財。

Advertisements

記者到來時,陳月英表現得十分苦惱,「我之前是很正常的,就是從25年前開始變得嗜睡。時間有時長有時短,之前最長要連睡30天,現在是越來越長了,最長一次我睡了60天」。「60天你都在睡,那你會做夢嗎?還是直接睡死過去呢?」「我有意識的,周圍發生的一切我都知道,那樣睡著很難受,也完全沒有好好休息的感覺,甚至嘴巴都能動,但就是睜不開眼睛,怎麼也睜不開,好像半夢半醒似的。」陳月英一想到這就覺得頭大。

Advertisements

對於陳月英的說法,記者覺得實在難以置信,甚至覺得:她怕不是想編個博人眼球的故事好出名吧。但陳月英接下來的舉動,很快讓記者打消了這個念頭。只見陳月英面帶悲傷地走到一個桌子前,拿起了一個相框,相框上還帶著紅色的綢花,照片上則是一個滿臉皺紋的老者慈祥和藹的笑。

陳月英盯著照片足有半晌,臉上豆大的淚珠緩緩滾落,整個人彷彿沉浸在一片濃郁的悲傷氛圍中。記者彷彿忽然明白了什麼,「這位,是你的父親嗎?」正對著遺像鞠躬的陳月英慢慢點了下頭。原來,就在去年底到今年初這段時間內,陳月英的外婆和父親相繼去世,而彼時的她正沉浸在那醒不來的睡眠中,聽著周圍的哭聲和大家的談論,心如刀絞卻無能為力,連悲傷都無法表達。

Advertisements

當她終於醒來之後,幾乎是跌跌撞撞地一路跑到至親的遺像前,深深鞠躬。她說不清自己那一刻內心是怎樣的感受,只知道如今每次面對遺像上親人慈愛的笑,都彷彿有密密麻麻地針刺在她的心口上。明明她什麼都聽得到,什麼都知道,卻連父親和外婆的最後一程都沒法相送,他們孤零零地離開,她卻還安躺在床上一臉平靜。

Advertisements

陳月英因為自己的「嗜睡」痛苦萬分,丈夫陳建民也在一旁幫忙補充,他們相識時陳月英還是極為正常的作息,朝九晚五,像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可惜好景不長,很快妻子就開始犯困,起初就是上班的時候一直犯困,那時他以為她只是平日里過於操勞,有些透支,也沒休息夠,睡一覺也就好了,還催著妻子趕緊去睡,沒想到陳月英竟然一睡就不醒了。

第一次發現妻子睡不醒時,陳建民嚇壞了,好在那次陳月英並沒有睡太多天,就在丈夫憂心忡忡的眼神中醒來了。因為察覺到陳月英身體的異常,陳建民直接帶她去了醫院,但卻並未發現她的身體有任何問題。

Advertisements


當時兩人還鬆了一口氣,以為也就是一次偶然事件。卻沒想到這只是一個開端,此後陳月英的「嗜睡症」越發嚴重,生活和工作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嚴重影響,只得被迫辭去當時的工作。好在她還有自己家傳的手藝,理髮。於是夫妻二人一盤算,在當地開了一家理髮店以求生計,便有了這個「嗜睡老闆娘」的傳說。

Advertisements

病是查不出來,癥狀還一點兒沒輕,陳建民只好「以不變應萬變」,只要陳月英一進入睡眠狀態,他就會在每天工作前把飯準備好,放在陳月英身邊的桌子上,不管她什麼時候醒來,都有觸手可及的食物。事實上,下班后陳建也確實看到妻子床邊桌子上的飯菜會少不少,可當他試圖跟妻子說話的時候,妻子依然處在毫無意識的睡夢中,沒有任何回應,陳建民十分擔憂,妻子似乎沒有醒來過,這些東西難道不是她吃的?那她的身體怎麼受得了?

直到某一天晚上,陳建民半夜醒來發現身邊空空如也,連忙出去尋找,卻發現妻子正在廚房裡尋找食物。他十分開心,以為妻子醒了,上前去正要開口,卻發現妻子狀態十分不對她雙目獃滯,仿若機器人,又好像一個沒有意識的遊魂。之後在陳建民有意識的關注中,他發現妻子經常在晚上到廚房去吃東西,有時吃完就回到床上,有時還會順道去趟廁所再回來,隨即又進入「休眠」狀態。

除了「偷吃」,陳月英還尤其怕吵。由於工作原因,陳建民時不時就要出差幾天,他只能托鄰居幫忙照顧妻子,做好飯給妻子送去。於是鄰居們發現了一個規律,就是陳月英的飯量在睡覺時和清醒時相差極大,清醒時是個「小鳥胃」,睡著就成了「大胃王」。好心的鄰居們便想多來找她聊天,希望她清醒的時候能多一些卻沒想到鄰居們的舉動適得其反。

陳月英的嗜睡犯起來根本不分時間地點,而且對於鄰居們的敲門聲和說話聲異常敏感,只要聽到外面的敲門聲或者比較大的雜訊,陳月英就感到自己整個人彷彿著了火似的,焦躁到了極點甚至想直接動手打人,搞得鄰居們從來沒能順利進到她的屋裡,面對陳月英這樣的癥狀,鄰居們也只能選擇給她空間,不打擾就好了,其他的也做不了什麼。

記者聽著這些事,想到了其他類似的事情。有一位患了嗜睡症的老人吳教伍,不分時間地點,隨時都可能開始睡覺,有時前一秒還在熱火朝天地干著農活,下一秒就倒地呼呼大睡,最後診斷出了一種名為「發作性睡病」的罕見疾病。於是,記者提出,陳月英會不會也像是吳老漢一樣,患上了這種稀奇古怪的病症?

於是他們來到醫院向醫生諮詢,很快醫生就否決了這種猜測,因為發作性睡病就是一種單純的睡眠疾病,不摻帶任何的心理因素,只是隨時隨地可能會睡著,叫也叫不醒,但用不了多久,就能自然醒來,可以說,除了隨時睡倒時可能會有危險,單純病症本身並不會有太大難受的感覺,而陳月英一睡幾十天這種,與不符合發作性睡病的特徵。


而且發作性睡病是進入真正的睡眠狀態,陳月英那種噩夢似的難受感顯然不是。於是醫生分別在陳月英清醒和睡覺的時候,給她做了腦電波檢測,如果是睡眠問題,通常都會表現為腦電波異常,但陳月英的檢測結果卻顯示一切正常,難道她這樣嗜睡,竟還不是睡眠問題?


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醫生從陳月英的言語之中發現了問題。她發現,陳月英無論是在睡覺時還是清醒時,心情都十分低落,甚至有一種被害的感覺,這種與事實嚴重不符的感受說明她存在著精神問題,醫生抓住線索一步步引導,終於讓陳月英說出了一個深埋在心底的心結。

25年前的她下班回家,天色已經全黑,拐進一個小巷子時突然閃過一個黑影,把她嚇了一跳,同時從心底湧起深深的恐懼。而她很可能從那時起,精神就受到了干擾,加上當時的一些情感因素,從而引發了精神問題。令人慶幸的是,她的病症完全可以在心理疏導和藥物治療的共同作用下得到治癒,只是現在已經拖了太久,到了相當嚴重的地步,希望她能放鬆心態,同時儘快開始治療。



祝福陳月英疾病早愈,恢復健康,和關心自己的家人一起經營好自己的幸福生活。

希望世界上少一個「睡神」,多一個健康快樂的理髮店老闆娘。

生理上的疾病易發現,心理上的問題常被忽略。

希望大家能在平時多關注自己的心理健康,不要忽略自己的感受,更不要為健康留下隱患,

祝大家都能健健康康地享受生活的美好。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