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有我在!謹記亡妻一句話「他獨自照顧岳母44年」 「為她終生不再婚」現況令人動容

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就算是親生兒女也做不到幾十年如一日地伺候一位老人。

在大陸湖北武漢卻有一位名叫陳昌炎的76歲老人,獨自照顧岳母夏枝菇已有44個年頭,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岳母已是102歲的長壽老人。提起陳昌炎,街坊鄰居讚不絕口,都說他是楷模,世上再難找到像他這麼好的人了。

陳昌炎對著記者的鏡頭介紹起岳母的生活習慣是滔滔不絕:「她不吃肉,不吃黑木耳,就喜歡吃2塊魚,多了都不要。」

Advertisements

接著,把飯菜端到岳母身邊,大聲說道:「吃飯了,今天有魚。」看著岳母吃得津津有味,陳昌炎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岳母今年已經102歲,除了耳朵有點聾以外,身體很硬朗,說話條理清晰,以前的事情也記得很清楚。

為什麼是作為女婿的陳昌炎在照顧她呢?夏枝菇老人沒有其他親人了嗎?

陳昌炎和夏枝菇的女兒謝從珍從小指腹為婚,儘管兩家相距並不遠,僅有幾十公里,但是兩人到16歲才第一次見面。

Advertisements

陳昌炎至今還記得他第一次去岳母家的情景,進門就看到岳母手裡拿了幾個雞蛋,脫口而出:「不用太多,我只要8個。」

這話一出,惹得一屋子的人哄堂大笑,哪有一次吃8個雞蛋的,一般人最多能吃四五個雞蛋。

Advertisements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夏枝菇還是給這個第一次上門的未來姑爺打了8個雞蛋。

陳昌炎是一名軍人,英俊挺拔,而夏從枝也是十里八鄉有名的美人,身邊追求者眾多。

當時是1959年,很多年輕人已經漸漸摒棄封建社會的舊習,指腹為婚的舊傳統早就不是束縛年輕人的枷鎖了,大家都開始自由戀愛了。

陳昌炎和夏從枝卻是一見鍾情,儘管兩人聚少離多,但是他們對彼此的心意從未動搖過。

陳昌炎在服役期間,由於交通不便,見面機會少,兩人決定用書信交流,這也成為了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溝通樞紐。

Advertisements

陳昌炎總是在信中說,一定會對夏從枝好,讓她不要擔心,字裡行間都透露出年輕人的決心和愛意。

1961年,兩人結婚。婚後,夏從枝在當地的一家工廠裡上班,而陳昌炎則到了郵政局。

本就聚少離多的兩人,現在更是相隔幾千公里,為了能早日陪伴家人,陳昌炎放棄了許多機會。

1963年,有一家郵政局想請陳昌炎去做局長,被陳昌炎拒絕了。他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身上有了職位,回家的將會更加艱難。

Advertisements

當時的機制是一個月休息一天,陳昌炎把這些假期都存起來,存到一個月的假期了就回家看望妻子。

婚後七年,陳昌炎才回家2次,每次都待不到40天就要走。更多時候,他們都是通過寫信來傳達彼此的相思之情,一個禮拜最少要寫三封信。

謝從珍更是買了許多信封和信紙,把信封的地址一次性全寫好,信寫完了套上信封就可以寄走。夏從珍不會想到的是,她的信封在日後幫了母親的大忙。

Advertisements

謝從珍和陳昌炎從沒有吵過架,64年的中秋節陳昌炎休假,謝從珍還要上班,臨走前把肉放進蒸籠,囑咐陳昌炎看好火。

陳昌炎在外面跟人吹牛,把鍋裡的肉忘得一乾二淨。等謝從珍中午下班回來,揭開鍋一看才發現鍋底都燒穿了,肉都燒糊了。謝從珍只是笑一笑,沒有說一句責怪的話。

66年,謝從珍的父親走了,獨居的母親夏枝菇搬來和女兒同住。

Advertisements

夏枝菇發現女兒總是噁心乾嘔,到了醫院一檢查,發現女兒懷孕了,兩人高興不已。

可是陳昌炎卻高興不起來。

陳昌炎得知妻子懷孕的消息,不知該喜還是該愁。新生命的到來本是一件大喜事,但是謝從珍卻患有嚴重先天心臟病,平時謝從珍都會很不舒服,呼吸很吃力,對於病人來說,生育也許意味著永久離去。

陳昌炎希望妻子能放棄這個孩子,但是謝從珍卻堅決要生下這個孩子,陳家世代單傳,自己作為妻子,有義務為陳家延續後代。

幸好,懷孕到7個月都平安無事,就在一家人以為能順利生產的時候,謝從珍的病卻復發了。

遠在青海的陳昌炎接到醫院發來的急報,謝從珍病危了。陳昌炎立馬請假回到了武漢,此時的謝從珍吃不下,睡不了,所有的力氣都用來呼吸喘氣了。

醫生建議馬上催產,陳昌炎陪著妻子進了產房。因為心臟病,謝從珍不能用力,陣痛一陣一陣襲來,呼吸困難的謝從珍在手術台上筋疲力盡。

陳昌炎在一邊握著妻子的手,不斷的說話,轉移妻子的注意力。5個小時,謝從珍生下一個不到2公斤重的男嬰。

對於謝從珍來說,她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可是在陳昌炎看來,這卻十分不值。

生產完的謝從珍極其虛弱,已經到了彌留之際。臨終前她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年邁的母親:「我走了,媽怎麼辦?」

「你放心,有我在。」陳昌炎向妻子鄭重地說道。第二天,謝從珍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丈夫,女兒都離自己而去,年過花甲的夏枝菇悲痛欲絕,白天哭,晚上哭,醒著哭,睡覺哭,整整2個月沒有好好吃飯。

陳昌炎青海的工作卻又耽擱不得,他把孩子託付給了自己的母親照顧,岳母的安置成了他最大的難題。

幾經輾轉,陳昌炎找到了妻子生前工作的單位,經過協商,前單位願意每個月提供13元人民幣(約新台幣56元)的生活費給夏枝菇。

岳母的生活算是有了保障,再加上她當時的身體也很健康,陳昌炎回到了青海工作。

之後,陳昌炎經常給岳母寄錢,但是這些錢卻被夏枝菇原封不動地退了回去。

有一天,陳昌炎收到了岳母夏枝菇的來信,信中說道,她自己的身體很好,現在不需要那麼多錢,將來自己不能動的時候再來麻煩陳昌炎。

夏枝菇從沒上過學,不識字,她都是找的鄰居代筆,用的是之前女兒留下的信封和信紙。

因為距離的原因,陳昌炎之後再沒見過岳母,直到他退休後,從青海回到老家,在鎮上買了一套平房居住。

此時,兒子已長大成人,也去了青海工作,他心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岳母,不知道她還在不在。

幸好,經過打聽,陳昌炎很快就找到了岳母的居住地。當陳昌炎看到岳母的住處後,心酸溢滿胸腔。

陳昌炎出現在岳母面前的時候,夏枝菇正捆好柴火,吃力地蹲下身子要把柴火揹上身。

陳昌炎趕忙上前,把柴火揹在了自己身上。跟著岳母來到她現在的家,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又臟又破的牛棚,這還是夏枝菇自己花了70元錢買下來的。

原來,當初謝從珍走後,夏枝菇便回了娘家。由於自身脾氣和性格的問題,跟娘家人產生了很多矛盾,便自己搬了出來,住到了這個牛棚。

陳昌炎勸說岳母跟自己回家住,但是夏枝菇卻不同意,因為陳昌炎的母親還健在,兩個老人負擔太重。

陳昌炎勸不動老人,只能作罷。從那以後,陳昌炎每周都要來一回,騎腳踏車跨越幾公里的山路到岳母住處幫她砍柴挑水。

要是夏枝菇生病了,陳昌炎每天都要過來送藥、做飯,照顧十分周全。

這樣的日子,陳昌炎堅持了12年。直到1999年,陳昌炎的母親離去,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岳母接過來。

周圍的人都勸他不要給自己找麻煩,這十幾年他做得足夠好,已經仁至義盡了。

可是陳昌炎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他把房子翻新了一遍,添購了一些傢具,還做了一個方便老人上廁所的木凳子,高高興興的把岳母接了過來。

這個時候的陳昌炎也已經六十多歲了,自己都是一個要人照顧的老人了,還要盡心儘力地照顧一個年紀比他還大幾十歲的老人。

但是陳昌炎絲毫沒有覺得岳母是自己的負擔,他面對記者的鏡頭是這樣說的:「她一個八九十歲的老人,孤苦伶仃的,我不管她她怎麼辦呢?我答應了我老婆的,承諾了就要兌現。」

生活在一起,才發現生活習慣太多不同的地方,經常會鬧出誤會。

陳昌炎自己喜歡吃硬一點的菜,有口感,而夏枝菇則偏好軟爛的菜。

一開始陳昌炎會先把自己的菜盛出來,再把岳母的那份菜燉爛,這樣就能照顧到兩個人的口味。

都說老小孩老小孩,夏枝菇看到陳昌炎的菜和自己的菜不一樣,便懷疑陳昌炎吃的菜更好,總是鬧,幾次下來,陳昌炎只能改變自己的習慣,和岳母一起吃軟爛的菜。

夏枝菇的脾氣也是十分火爆,經常會有鄰居來找陳昌炎聊天,夏枝菇便以為他們是在說自己的壞話,等鄰居們都走了,開始對陳昌炎發脾氣。

陳昌炎把心態放得很平和:「不管她怎麼發脾氣,我都不放在心上,我都是笑呵呵的,伸手不打笑臉人嘛,是吧,她再壞的脾氣我都能適應。」

陳昌炎在妻子去世之後,也曾有過一段婚姻,但是在撫養孩子和贍養老人的觀念上有衝突,很快就結束了。

儘管後面有很多人給他做介紹,他都沒有動過再婚的念頭:「到我們這個年齡了,牽扯的東西就多了,孩子,老人都要考慮。我要照顧我岳母,人家肯定不同意的,所以就不想這個事了。」

每天早上夏枝菇的早飯是一定要在床上吃的,陳昌炎就把早餐端在床頭,伺候老太太用餐。

8:00,夏枝菇才會從床上起來,陳昌炎打來熱水給岳母洗臉洗手,穿衣系扣子。老太太的指甲長了,陳昌炎會小心翼翼地給她剪掉。

夏枝菇還有一個習慣,便是很冷的天氣不起床。有一年,當地接連下了幾天雪,氣溫很低,夏枝菇整整18天沒有下床。

每天陳昌炎都把飯菜端到床前,給她端茶倒水倒馬桶,而陳昌炎覺得這些都是小事,最難的是給岳母買鞋。

因為夏枝菇纏過足,雖然後來解了,但腳也比常人小很多。為了給岳母買鞋,陳昌炎跑遍了附近的集市,可惜最小的碼數對岳母來說還是太大了。

陳昌炎最怕的是自己走在岳母前頭,如果那種情況發生,岳母一個人怎麼辦?

陳昌炎每天早上起床前都會鍛煉一個半小,但不管再怎麼保養,都做不到不生病。

2008年4月,陳昌炎生了一場大病、上吐下瀉,卻還是堅持給岳母做飯。

鄰居都叫陳昌炎去醫院看看,陳昌炎卻因為岳母的一句話在家裡硬撐著:「你走了我怎麼辦?」

「好,我不走,我過兩天就好了」。結果,過兩天病情非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陳昌炎不得不把岳母託付給鄰居看顧,自己則去了親家家裡養病。

陳昌炎一走就是兩個半月,儘管鄰居把夏枝菇照顧得很好,但是老太太每天都坐在馬路邊望著遠方,別人問她坐這裡幹嘛,她就回答曬太陽。

陳昌炎的病好了之後,馬不停蹄地就往家裡趕,他擔心家裡的老太太,這次離家實在太久了。

夏枝菇看到陳昌炎回來了,很高興,嘴裡卻一直埋怨他走了那麼久。

當地政府聽說了陳昌炎的事情之後,給他申請了很多福利,每個月補助單位都會來一趟,確保他每個月能拿到7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千多元)的生活費,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和岳母看病都是免費治療。

半個小時的短片裡,陳昌炎的臉上一直都帶著笑容。他對記者說:「我的兒子,孫子以後也會像我這樣,因為我都做了幾十年了嘛,他們都是看過來的,這也是給他們樹立了一個榜樣。誰都會有老的時候,不要計較那麼多,心胸要打開。」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