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老公忙著給情人「送口罩送蔬菜」,妻子決定放生他:我們離婚吧,你的假裝太累了

一段幸福的婚姻,彼此都得做到足夠忠誠,愛才不會走散。


朋友曾說,和老公過了這些年,真的是沒有愛情了,甚至還不如好朋友。能給好朋友的面子,都未必會給對方。

冷暖自知,自己照顧自己吧。

但是,不想離婚,因為,老公照顧兩個女兒,她放心,總比外人強。雖然不是好爸爸,但是也比繼父強。女兒大了,自己不想她們的生活遇到顛簸,人到中年,就指望女兒的平安快樂過日子了。

01

有一位讀者羅丹,她說,老公自從做了生意,人可能就變了。

記得年輕的時候,出門幾天,都會沒完沒了地打電話,膩歪得不得了。也會給羅丹帶一些小玩意,總是說,只要老婆和女兒過得好,他怎麼都是開心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不給家裡打電話了,出門時幾天不回是常有的事,羅丹也不知道他是去了外地,還是只是沒回家。

Advertisements

老公做生意,手裡總是有資金在流動,這些錢到底做了什麼,真的是查不清,羅丹不想自己變成神經質,每天看著老公,順著蛛絲馬跡去找那些或有或無的事情。

人心若是走了,留也留不住。羅丹只是帶著女兒過日子,每天送她上學,放學去學鋼琴、舞蹈,這樣周而復始。

有的時候,有事,撥個視頻電話,老公會把整個鏡頭對準自己的一張臉,或是房頂,根本看不出他在哪裡,說話總是不耐煩,幾句話之後就說自己在忙,掛斷了。

02

Advertisements

一個女人不問,不是因為她傻,只是,還沒有做好離開的準備罷了。

老公會不定期地拿回錢來,女兒學音樂,課時費都很高,這些都是羅丹負擔不起的。老師說,女兒有天賦,羅丹不想耽誤了孩子。所以,為了一起養孩子,羅丹不會離婚。因為不想離婚,所以不想撕破臉。

這些年,羅丹還是有準備的,會悄悄地存錢。老公大手大腳,所以,他以為,拿回來的那些錢花光了也是正常的。

羅丹悄悄地付了首付,買了一套房子。用弟弟的名義,也用他的公積金貸款,自己每個月還貸。

這座城市雖然看起來很大,可是畢竟不是一線城市,父母弟弟幫襯一些,羅丹就給自己攢了一套房。

羅丹是學財務的,以前老公說,他負責賺錢養家,羅丹照顧好老人和孩子就行。回家做了家庭主婦,專業也慢慢地荒廢了。

Advertisements

可是,老公的狀況越來越明了的時候,羅丹重新拿起來書本。陪孩子上課的時候,她都在學習。

自己先是接一點兼職的小活,慢慢的,人家知道羅丹做事麻利人還靠譜,所以找份工作也就不難了。

老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一無是處的家庭主婦變了樣子。

03

Advertisements

今年,被疫情困在了家裡,老公的電話總是在響,老公躲進衛生間接電話,然後說,店裡有事,他得出去。

後來,一個朋友打電話問,說看見老公買了好多東西,還有口罩、消毒酒精甚至還有蔬菜之類的,就問,在哪裡還能買到。

可是,這些都沒有拿回家來,羅丹告訴朋友,是店裡以前無意之間的存貨罷了。掛了電話,羅丹苦笑了一會兒,老公的店裡哪裡會有這些東西,不過是顧著外面的女人,去送東西罷了。這些東西,老公都不曾給女兒張羅。

算了,想多了也只是寒心罷了。

晚上的時候,老公一直聊微信,後來剛放下,電話就又響了。老公說,是騷擾電話,後來覺得假,又說是店裡的事。

羅丹什麼都沒說,老公的店,可能年後要關門了。年前進了幾十萬的禮品裝的水果年貨,碰到疫情,買的人很少,想著拆包賣出去,可是最後,爛得多,賠了幾十萬。

Advertisements


04

本來這個時候,羅丹不想提離婚,可是,看著老公在自己面前撒謊,想想都替他累得慌。

有一次,老公又遮遮掩掩地打電話。羅丹說,你好好跟她說吧,我都知道了,等疫情結束我們離婚吧。

老公開始裝糊塗,後來,見羅丹沒搭話也就沒有滋味再裝下去了。羅丹說,該離婚了,愛情在幾年前就死掉了,婚姻名存實亡了這麼久,是該送它走了。

婚姻是一種契約,沒辦法終身制。可是,既是契約,就該遵守契約精神,不是嗎。

那些違約背叛的人,另一半又怎會不知,身邊人拿出多少真心,總是能感受得到的。

不說,或許是不舍,或許是還沒有獨立風雨的鎧甲

女人只有自己強大了,才不必眼下委屈,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地去維護一段已經死亡的婚姻。

從來,靠別人都是假,靠自己,才是真。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