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歲音樂教父仙逝!從被人人輕視到「憑兩句歌詞」成樂壇巔峰 如今「半個華語圈」都為他發文悼念

不是每一位老人都能走過這個寒冬。

放眼文藝圈,這個冬天,我們已經失去了倪震、失去了西西。

而今天,噩耗傳來。

與黃霑並稱「輝黃二聖」的顧嘉煇,於加拿大逝世,享年92歲。

而去世前,則因輕度新冠而住院一周。

於是,群星紛紛悼念。

鍾鎮濤回憶往昔,稱其為「中國香港開埠以來偉大的作曲家,沒有之一」。

《仙劍奇俠傳》的配樂麥振鴻發布微博,「致敬我最親愛的偉人顧老師」。

Advertisements

甄子丹感謝其為這個時代留下了作品,劉德華說他是香港樂壇瑰寶,其他諸如鄭少秋、汪明荃、區瑞強等人紛紛表示懷念。

Advertisements

當一個個「偉大」「教父」「瑰寶」等詞加諸於顧嘉煇身上時,年輕一點的朋友或許會感到疑惑:

顧嘉煇是誰?

在Sir看來,顧嘉煇的成就不僅是香港樂壇教父。

更是香港影視音樂界的教父。

每一個看過港片,看過TVB的人,沒有人沒聽過顧嘉煇。

01

不朽香江名句

都知道黃霑毒舌,但鮮有人知道他曾這麼形容過顧嘉煇:

最近我給他改了個很得意的花名

叫貝多煇

因為他在我的心目中

根本是流行音樂方面的貝多芬

評價之高,讓人感嘆黃霑捧起人來也是毫無保留。

Advertisements

顧嘉煇是不是流行音樂界的貝多芬我們另當別論,但黃霑對顧嘉煇的推崇可謂是有目共睹。

年輕時稱其為天才,一邊強吻顧嘉煇,一邊得意洋洋拍下照。

而到了晚年呢?

Advertisements

你或許會看過黃霑那篇著名的博士論文,《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裡面提到顧嘉煇時更是推崇備至。

以至於那篇《我愛顧嘉煇》的開頭就是表白性的表述:

能認識顧嘉煇,是我畢生的光榮。而居然可以和他合作,又合作了這麼多年,更合作了這麼多歌,卻真的是我莫大的幸運。

——《黃霑書房--流行音樂物語》

過度吹捧?

不,顧嘉煇值得如此的評價。

可以這麼說,沒有顧嘉煇,就沒有港樂的今天。

你知道最早的粵語歌是怎麼流行起來的嗎?在七十年代的香港,粵語歌本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代名詞,以至於廣東話對白的電視劇,都要用國語演唱主題曲,方顯得不那麼下里巴人。

但改變來自一首叫做《啼笑因緣》的電視劇主題曲。

當年《啼笑因緣》製作時原本也是打算配上一首國語歌做主題曲的,於是找到了顧嘉煇,但顧嘉煇轉念一想:為什麼不寫首粵語歌做主題曲呢?

Advertisements

於是,1974 年,《啼笑姻緣》開播,那首以中國傳統的月琴和二胡主奏,卻用AABA西洋曲式的主題曲大爆。

這才打破了幾十年的粵語歧視,成就了港樂開山之作。

不僅如此。

Advertisements

他擔任TVB《歡樂今宵》音樂總監期間,寫的那首《晚安歌》,僅僅兩句歌詞「歡樂今宵再會,各位觀眾晚安」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觀眾。

他給TVB劇集寫歌,隨著《家變》、《狂潮》的熱播,加之許冠傑等人的影響力,粵語流行曲逐漸變成了港樂的主流。

而其後呢?

1982年,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顧嘉煇作為評委選出了梅艷芳,也是因此,香港樂壇才多了一位大姐大。

1986年,《英雄本色》上映,張國榮演唱了電影主題曲《當年情》,這首顧嘉煇作曲的音樂流行至今。

其他的歌,諸如《上海灘》、《獅子山下》、《東方之珠》、《萬水千山總是情》、《一生有意義》、《摘星》、《焚心似火》、《滄海一聲笑》等曲更是讓鄭少秋、羅文等人大紅大紫。

2015年,他在紅磡開「顧嘉煇榮休盛典演唱會」,助演的嘉賓更是排到了法國:鄭少秋、汪明荃、張敬軒、葉麗儀、張德蘭、仙杜拉、謝安琪、葉振棠、關菊英、陳潔靈……

Advertisements

以至於鄭少秋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

獅子山下,殿堂級人物。

但Sir覺得,顧嘉煇的成就不僅於此。

一方面,他奠定了人們對於武俠劇的記憶。

他寫了大量的電影電視的主題曲,尤其是武俠劇,比如《射鵰英雄傳》、《楚留香》等劇把國樂和西洋音樂結合,打造了最早的中國風。

最著名的當屬《滄海一聲笑》。

這首顧嘉煇編曲的作品中,不僅有中式的大鼓、古箏、簫笛,還有西式的各種樂器,加上黃霑傳統的五聲音階,一首迴腸盪氣而又中國風滿滿的作品便誕生了。

△ 圖源:B站@光影音樂匯

而另一方面,他為電影配樂又做出了許多的貢獻。

比如李小龍的《精武門》、《唐山大兄》、《龍爭虎鬥》,許冠文的《天才與白痴》,宋存壽的《窗外》等等。

以至於早年金馬、金像、金曲等獎項拿到手軟,晚年乾脆被奧斯卡請去當評委,給別人頒獎了。

所謂配樂師,大概就是顧嘉煇的樣子

明明他從未露臉,卻用自己的音樂,串起了那個時代一張張風華絕代的容顏。

然而,這不朽的香江名句,正如《獅子山下》所唱,並非得來容易:

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傳世佳作的誕生,是一個人,乃至一個時代的拼搏。

02

攜手踏平崎嶇

但讓人吃驚的是,如此重要的大師,幾十年來卻從未有人寫書介紹過他。

更遑論拍攝紀錄片了。

就算是從小便聽顧嘉煇的Sir,也是翻遍了大小資料庫,通過一個個碎片才得以拼湊出顧嘉煇完整的一生。

為何?

一方面是因為顧嘉煇一直以來的低調與寡言。

另一方面,則是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的是典型的香港精神,這種精神講求的是踏實的努力,而不是炫耀。

你知道香港樂壇教父是多少歲接觸音樂的嗎?

答案是十七八歲。

而在此之前,出生在廣州的他一直以為自己會當一個畫家。

然而造化弄人,抗日戰爭爆發,廣州淪陷。

不得已,輾轉逃難,哪怕與顧媚雙雙考入廣州美專,都因為學費太貴,不得已放棄入學。

舉家移居香港后,生活愈發艱辛。

不僅住在棚屋區,白天還要在化驗室工作,到了晚上才能去讀夜校,學習一些知識。

於是,直到姐姐外出賣唱,弟弟顧嘉煇才耳濡目染,略懂音樂一二。

但彼時的香港樂師,最是輕賤。

當粵語式微,香港樂師良莠不齊,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老闆們,自然更願意啟用師承西洋、質量過硬的菲律賓樂師。

以至於香港影壇請配樂,都流傳著「賓佬音樂,必屬佳品」的觀念。

很多年後,顧嘉煇在和黃霑談起這種狀況時明顯表示出憤憤不平的神情。

但那又怎樣呢?

現狀無法改變,唯有拼盡全力。

那些年的顧嘉煇,大概有十年的時間放在了努力學習方面,他跟隨菲律賓樂師Ray Del Val學琴,在麗的呼聲的節目中伴奏中西流行樂,成立樂隊演奏爵士樂,把粵語音樂、老上海音樂、西洋音樂多方面融合了起來。

終於在1959年,在中環的一間西洋會所表演后,才得以與菲律賓籍和西洋樂手們平起平坐。

但更重要的轉折發生在1961年。

那一年,伯克利音樂學院的創始人來港,在一家夜總會裡發現了顧嘉煇,於是心存培養的念頭,答應他可以去入讀伯克利,並提供獎學金。

怎麼選?

一方面彼時顧嘉煇已然成家,需要養活一家大小,另一方面他明知只有學習才能進步,要放棄這個機會嗎?

幸好,那些年他幫一位叫做方逸華的歌星伴奏過,也幸好,方逸華認識邵氏的老闆邵逸夫,於是顧嘉煇便找到了邵逸夫幫助。

後來,顧嘉煇回憶過他和邵逸夫見面的情景。

兩個話都不多的人在一間辦公室里異常沉默,但邵逸夫倒也惜才,不但最終資助了他學費,還以工資的方式資助其家庭生活費,讓他沒了後顧之憂。


△ 邵逸夫

伯克利的學習可以算是顧嘉煇一生的轉折,他在那裡學習了兩年的正統音樂,等回來之後,立馬投身於影視配樂的創作中,為邵氏、嘉禾和TVB寫了無數的經典配樂。

老牌勁旅邵氏,有張徹的《新獨臂刀》《報仇》,楚原的《楚留香》《倚天屠龍記》。

狄龍和姜大衛的雙俠合作更傳為一段佳話。

而後起之秀嘉禾,則有李小龍的《唐山大兄》《猛龍過江》,林正英洪金寶的《密宗威龍》,以及吳宇森的《少林門》和《豪俠》。


勤奮到什麼程度?

有統計說,直到九十年代初逐漸隱退之際,顧嘉煇共寫了1200多首音樂,紅遍整個香江。

但即便如此,顧嘉煇依然保持著一種謙遜的姿態。

那些年香港影視界對配樂不太重視,所以經常會有時間很緊的活給過來。

比如顧嘉煇曾經回憶,時常有人打電話過來,求他幫忙做一首配樂,並稱「這是昨天就該上映的片」。

怎麼辦?

也許只有兩三天時間可用,於是就在這樣壓力巨大的情況下,他兩天時間寫好音樂,然後通過電話把一個個音符說給黃霑聽,黃霑再花一個晚上填好詞交貨。

有求必應,以至於顧嘉煇笑稱,不敢得罪任何一個人。

但你要知道,粵語歌的模式有天生的限制,而就在這樣的限制中,顧嘉煇依然做出了許多經典名曲,這樣的天才,難得一見。

但即便如此,顧嘉煇依然不曾滿足。

1981年,已然成為香港配樂界宗師的顧嘉煇依舊請了半年假,去美國學習音樂,這一次,他學怎麼寫商業歌曲。

就像黃霑說的:

他努力要求作品不落俗套,最怕尋常(ordinary)。有時全曲有一二樂句落入前人慣用格式,必然盡力修改。因此他的旋律很少重複自己,每首幾乎必定帶給聽眾新的喜悅。

他極為好學,常常感到一己不足,兩次赴美進修。而當電腦音樂軟體面世,便已率先採用,是香港流行音樂界中觀念極先進的作曲家。

——黃霑博士論文《粵語流行曲的發展與興衰:香港流行音樂研究(1949-1997) 》

而其後的故事大家大約都有所了解了。

回來之後。

他與自稱是他半個徒弟的黎小田一起,瓜分了香港影視音樂的市場。

1982年,他獲得了英帝國紫勳章。

1998年,他獲得香港特區銅紫荊勳章。

2011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終身成就獎」,2015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金紫荊勳章。

他最終成為香港文化的一個坐標。

可以說,顧嘉煇的成功,絕非偶然。「開拓進取、靈活應變、自強不息」的香港精神,正是他一生的寫照:

基本上,我是遷就觀眾的口味。我累積了長期的經驗,每首新歌推出之後,看觀眾反應,從中了解觀眾的喜好。不過,我也不是死跟著觀眾的,我是慢慢的,嘗試性質的帶動流行歌曲的潮流。

——《香港電視》

正因如此,這才有了《獅子山下》,雄雞一唱天下白。

香港精神,從此有了個更接地氣的名字——獅子山精神: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

03

同舟人,誓相隨

然而,大師終究是遠去了。

加上2004年的黃霑,「煇黃組合」變成了歷史的符號,照耀著那個輝煌的時代,徒留人們懷念。

但問題是,上一輩人所努力營造的香港精神也隨之遠去了嗎?

Sir還記得顧嘉煇在2011年的一次採訪中說過的話:

就算沒有黃霑

不能等於沒了我的音樂生命

仍然會繼續(創作)

但會很失落

是的,2012年開始,顧嘉煇連續舉辦了多場音樂會,輾轉香港、廣州、新加坡、澳門等地,直到2018年才返回溫哥華,投身繪畫事業,不再露面。

此時,他已經88歲了。

依舊沒有停止步伐。

但更重要的是,實踐了一生「香港精神」的顧嘉煇們,更是把這樣的精神以作品的形式留存了下來。

甚至傳承了下來。

所以香港精神是什麼?

是無論順境逆境,依然樂觀,依然拼搏的草根精神。

但Sir更覺得,是同舟共濟的精神。

記得當年區瑞強剛出道,給維他奶唱了半首廣告歌,是顧嘉煇作曲,後來他打算把這歌收到自己的專輯里,但只有半首,怎麼辦?

他於是怯生生地打電話給顧嘉煇。

誰知道顧嘉煇二話不說,當晚就寫完了整首歌,給了區瑞強,這便是那首耳熟能詳的《相識在童年》。


△ 區瑞強

為什麼?

因為在那個年代,互幫互助是一種共識。

於是,1973年,當宋存壽想拍《窗外》,但苦於沒人投資時,顧嘉煇決定參與其中,不但給電影作曲,還第一次當電影的出品人,因而發掘了林青霞。

於是,1981年,顧嘉煇打算出國繼續學習音樂前,TVB特地做了一檔《群星拱照顧嘉煇》的節目,黃霑、許冠傑、羅文、林子祥、鄭少秋、汪明荃、謝賢等當年一眾紅星前往祝賀。

而現在呢?這樣的精神消失了嗎?

並沒有。

比如杜琪峰,這麼多年來導演的作品或許不多,但一直致力於培養香港新一代的電影人,尤其是鮮浪潮,包括歐文傑(《樹大招風》)、李駿碩(《濁水漂流》)等人因此脫穎而出。

比如古天樂,這麼多年來投資了不少本土製作的電影,比如《逆流大叔》、《翠絲》等等,據說最近爆紅的《正義迴廊》,幕後的K先生也很有可能就是古天樂。

是的。

當環境愈發艱難,當香港本土逐漸式微,變的往往只是工業上的規模。

而不是人。

就像王家衛在《一代宗師》里說的那樣:

習武之人,靠的就是一口氣

憑一口氣,點一盞燈

有燈就有人

堅守本土的香港創作者們正是憑著這一口氣,一代一代地傳承了下來。

榮光不再,但精神未失。

所以。

雖然一個時代過去了。

但我們依舊相信,它還會迎來下一個「煇黃」時代。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