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3年花銷260萬!丈夫每月工資全上交「歸家進門」卻要付費 面對調解「人妻委屈」哭訴:他在騙人

家是心靈的港灣,是一個家庭的載體,更是婚姻的歸宿,對於漂泊在外的人而言,最幸福的事莫過於能夠回家與妻兒老小團聚。

為此,更有一句話形容家對我們的誘惑力:「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草窩」,可見,無論我們人在哪裡,家永遠是我們內心的牽掛和嚮往。

Advertisements

丈夫小軍(化名)結束在外一年的打工生涯準備回家與妻子女兒團聚,可是回到兩人在市區的出租房,妻子絨絨(化名)怎麼也不願給丈夫開門,萬般無奈的丈夫只能隔著門喊話:「能過就過,不能過就說不能過」。

Advertisements

即便隔著防盜門,小軍能聽到裡面妻子和2歲女兒的談話聲,以及客廳電視的聲音,可是妻子無論怎樣也不願給自己開門,小軍無奈地表示自己已經一年多有家不能回了,以往每次回家都要掏錢才能進家門,否則就會被妻子拒之門外,這段3年的婚姻著實讓自己感到心累。

2017年兩人經媒人牽線搭橋相識,小軍和絨絨均屬同一個村,絨絨自以為知道小軍的個人情況,她認為小軍是一名焊工,自己在外承包工程,一個工程結束能掙幾十萬(約數百萬台幣),基於這個原因,絨絨滿心歡喜地答應與小軍交往,而小軍得知絨絨願意與自己交往後也是非常開心。

Advertisements

兩人確立關係後,小軍對絨絨極盡疼愛,有求必應,絨絨身上穿的衣服就沒低於七八百塊錢(約3400台幣),平時小軍也會時不時給絨絨買化妝品、買禮物和發紅包,小軍對絨絨非常捨得花錢,絨絨也覺得小軍花錢比較大方,經濟基礎肯定不差。

Advertisements

兩人結婚前夕,就因絨絨一句「不喜歡」,小軍將準備結婚用的婚房二話不說就低價賤賣了,賣房得到24萬(約104萬台幣)房款,小軍當時表示自己外面有活需要干,臨走前給了5萬(約21.7萬台幣)給絨絨,讓她在市區看房,如果有合適可以定下來,等他回來再最終確定,一切由絨絨做主決定。

不到2個月,小軍從外地回來,問未婚妻絨絨房子看得如何,絨絨卻表示沒看房,不僅如此錢也被絨絨花光,連用途都無法說明,小軍固然氣憤,可想到這是自己未婚妻所花,也沒花在別人身上,再說兩人也快要結婚了,不想因為此事發生什麼爭執,這件事就不了了之。

Advertisements

在雙方家長的催促之下,男方小軍給了絨絨12.8萬(約55.6萬台幣)彩禮,以及之前賣房剩餘的錢也全部給了絨絨,婚後的小軍一直勸說妻子勤儉節約,兩人先把房子定下來,不能總是租房,只是買房一事卻被一拖再拖。

Advertisements

為了緩解家中經濟壓力,小軍在女兒出生後更加在外面拚命努力賺錢,可是妻子卻時不時向自己表示在家開銷太大,一次次向丈夫小軍要錢,小軍每個月將自己七八千(約3.4萬台幣)的工資幾乎全部都轉給了妻子,妻子每次除了要錢以外,從未對丈夫噓寒問暖,也不管丈夫在外過得如何,聯繫丈夫只有要錢一個目的。

可即便如此,丈夫小軍以為自己將錢全部給了妻子,妻子應該會感受到自己對她的好和愛,然而卻大錯特錯,丈夫每次從外地進家門均需要給錢,否則妻子絨絨就不讓小軍進家門。

Advertisements

2018年尾,小軍在妻子臨產前一個月的時候回了家,妻子索要1萬(約4.3萬台幣),拿不出錢的小軍不得之下撬門才強行回家,即便回了家,妻子也沒有好臉色給小軍,絨絨從來不做飯給小軍吃,即便飯菜還有多餘,絨絨當著面直接倒掉也不給丈夫吃。

而到了2020年過年的時候,妻子絨絨要求丈夫拿5萬(約21.7萬台幣)才可以進門看女兒,而丈夫小軍表示自己總共只有2萬元(約8.6萬台幣),妻子卻表示2萬太少不行,拒絕丈夫進家門,丈夫小軍無奈之下只能回了自己父母家,有家難回的苦衷讓他感到黯然神傷。

面對丈夫的申訴,妻子絨絨當場表示這是丈夫自願所為,他當時就是看上了自己這個人,喜歡自己,丈夫心甘情願為自己做這一切事情,自己不偷不搶,沒有逼迫,小軍給錢自己就拿,丈夫不給自己也不強求,那小軍也不要想進家門,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至於為什麼要對丈夫如何苛刻,妻子絨絨對調解人員吐露心聲,表示媒人當初介紹小軍的時候,表示小軍承包一個工程能賺幾十萬,兩個人戀愛的時候小軍對自己花錢也大方,偏偏結婚生孩子了,小軍開始為了幾千幾萬的小錢和自己扣扣索索,他哭窮說沒錢的背後就是不願給自己拿錢,理由均是編造。

這時候兩個人之間的誤會才有所眉目,丈夫小軍表示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焊工,平時主要替別人幹活,有時候也會自己攬一點私活,但有虧有賺,一年收入也就10萬(約43萬台幣)左右,可能媒人當時為了促成自己和絨絨,對女方誇大了自己的收入,戀愛的時候自己對絨絨大方,畢竟兩人當時正處著對象,情況不一樣。

現在結婚了,兩人要考慮家庭和女兒,還要考慮趕緊買房定居下來,可是自己妻子回家還要對自己百般刁難,自己在外沒日沒夜地工作,就是想讓妻子女兒過得好點,結婚3年以來,加上之前的彩禮和賣房錢,妻子3年花銷差不多60萬(約260萬台幣)左右,現在妻子這般做法,著實讓自己心寒,實在不行只能讓妻子退還當初12.8萬(約55.6萬台幣)彩禮和給她總共24萬(約104萬台幣)的賣房款。

丈夫小軍的要求讓妻子絨絨感到很委屈,她表示自己應該是有產後抑鬱,丈夫不體諒自己所以自己才會失控,而丈夫和自己鬧矛盾就要自己退彩禮和賣房錢,這種說法讓自己感到很受傷,也很害怕,可這錢款早已被自己用光,自己現在沒錢,即便丈夫要和自己離婚,自己也無法退錢給他。

調解現場,眾人都在勸說絨絨以家庭為重,用錢要有規劃,丈夫小軍在外確實不容易,作為妻子應該對其進行體諒等等,絨絨卻依舊錶示丈夫「找的就是自己這種人」,自己就是攢不住錢,自己只會花錢,依舊堅持認為丈夫是有錢的包工頭,不拿錢給自己不是因為沒錢,就是單純不想給自己而已,一開始就是小軍心甘情願和自己在一起,他就應該拿錢給自己。

在場的公公也勸起了兒子兒媳,要求兒子多寬容點兒媳,讓兒媳也多反思自己的問題,大家應該齊心協力把日子過好,公公的話讓兒媳絨絨有了些許沉默。趁著絨絨沉默的空當,小軍坐在妻子旁邊,一把握住妻子的手,表態自己在外面幹活,賺的錢都給妻子,希望妻子別和自己再鬧騰了,兩個人先把房子買起來,把家庭小日子過下去,自己會反思和改進,希望妻子能與自己相向而行,絨絨聽聞此話,泣不成聲,默默點了個頭算是答應與丈夫一起過好日子,丈夫小軍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這段婚姻自始至終看到的都是單方面的情感,並沒有所謂的互動感情,它的開始也充滿著銅臭味,妻子看中「經濟基礎堅實」的小軍,所以才同意與之交往,而小軍卻發自內心地喜歡絨絨,這是一種失衡的戀愛,這種單向戀愛的後果將是一方對另一方有求必應,而另一方卻對此認為理所應當。

小軍將經濟大權直接交予絨絨掌管,想通過這種做法快速升溫兩人的感情,讓絨絨意識到自己對她的愛和付出,結果卻事與願違,絨絨並沒有強烈感到小軍對自己的感情,在強大的金錢刺激下,她反而沉醉於物質的享受,她將丈夫的信任當成丈夫對自己的寵溺,所以對於小軍而言,這種拔苗助長式的戀愛方式卻讓感情跑偏了方向,讓自己活成了提款機,而對方又讓自己活成了花瓶。

家是溫馨的地方,但是婚姻中的家也是最容易產生糾紛的地方,當夫妻二人甜蜜的時候,家是兩個人的樂園,但是當夫妻關係急轉直下時,家又成了冷若冰霜的極寒之地,讓人不寒而慄,甚至讓家成為收費場所,回家成了硬性的消費,婚姻成了明碼標價的商品,感情也就成了婚姻的遮羞布。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