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觀不合!結婚10年的她痛快離婚,遇真愛後褪去華服 甘當一輩子後媽

在封建思想的荼毒下,女子的地位普遍低下,「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的思想早已經根深蒂固,而民國時期,有一部分年輕人接受西方思想的洗禮,萌生了嚮往自由、嚮往愛情的新思想!是時代的一大進步~


民國時期的名媛中,最負盛名的當屬「南唐北陸」,而其中的「南唐」——唐瑛,兼具東方之美與西洋風情,與陸小曼並稱為「南唐北陸」,是最耀眼的社交名媛。不僅多才多藝,在演戲方面亦大放異彩。美麗優雅,是她一生的寫照。


Advertisements

出身名門, 家世顯赫

唐瑛出身上海的名門望族,父親唐乃安是庚子賠款的留學生,在愛丁堡大學讀醫科,中國第一個留洋的西醫。母親是崑山著名基督教徐家的千金小姐,外公徐退三先生是浸禮會崑山分會的創辦人,自己募捐建造了教堂,同時也是教堂的第一任牧師。唐家的中西結合家風自此而來,淵源頗深。唐瑛自小便是生活在這樣一個中西文化交融,先進開放的家庭環境中。

家人極注重對唐瑛的培養,致力於把她培養成為一個真正的名媛。父親將她送進著名的中西女中,這個培養過宋氏三姐妹的中學。在校園裡,她的身影動如脫兔,騎馬,游泳,打網球,踏腳踏車,樣樣在行,而且一點都不輸給男孩子。

由於家裡的教會環境熏陶,再加上家裡往來的外國朋友和留學生比較多,唐瑛的英文很是流利,幾乎成了她的第二母語。進入中西女中後她更是如魚得水,大量的文藝排練節目更是開發了她的天性和演戲天分。

Advertisements

圖 | 少年時期的唐瑛


20年代時民生不太平,遇上有水災,旱災,兵災等天災人禍,劇社總會發起義演活動,唐瑛總是很樂意參加。在這些大大小小的演出中,唐瑛一點點磨鍊自己的演技。當時正值中國的話劇運動風起雲湧,洪深先生改編了英國王爾德的《少奶奶的扇子》,請了唐瑛來演徐小姐。這個角色的確很適合唐瑛。戲裡的徐小姐,一笑一嗔,一招一式,一低眉,一頷首,全是大家閨秀的自然做派。又或許,她演的就是她自己。所以,這部戲一上演,隨即一炮打響了,連續演了十幾場,遠遠超出原本計劃的兩場。這是唐瑛演戲生涯的小高峰,極大地鼓勵了她,同時也支撐她攀登下一次高峰。


Advertisements

1935年秋,唐瑛又推動了演藝界的又一次高潮。在她最喜歡的卡爾登劇院,用英語演出整部《王寶釧》,這場演出在當時的中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這是第一部用英語演出的京劇。無論中國人或外國人都大為驚嘆,風頭一時無兩的唐瑛,已然是最耀眼的新星。《良友畫報》上的封面倩影,非她莫屬。


Advertisements

初戀宋子文,無疾而終

美麗,優雅,多才多藝的唐瑛,當然不乏青年才俊的追捧,其中就有著名政壇人物宋子文。宋子文和唐瑛的哥哥唐腴廬是好友,來往頻繁,有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一睹唐瑛芳容後,宋子文倍感人如其名,立馬下足功夫要當唐腴廬的妹夫。一封接一封的情書像鴿子一樣,源源不斷飛到了唐瑛的梳妝台上。面對直接而熱烈的追求,正當年華的唐瑛,怎能不心動。

圖 | 宋子文

Advertisements


宋子文成熟,穩重,儒雅,有風度,還是一個呈上升趨勢的事業型男人,足以淘汰四面八方的公子哥。可惜的是,這段感情還未彌足深陷,就遭到了橫加阻攔。

唐瑛的父親強烈反對女兒嫁給一個搞政治的人,即使這個人是官居財政部部長的宋子文。他認為一朝天子一朝臣,搞政治實在太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把命丟了。就連兒子唐腴廬選擇政治這條路,他也是極為反對的。他希望兒子能夠學醫,將來繼承家裡的家業。但是,終究還是事與願違。所以,他極力反對唐瑛和宋子文在一起。

事實證明,父親是對的。他的話撂下沒多久,兄長唐腴廬就在老北車站被誤認為宋子文而遭到了暗殺。這件事使唐瑛極為驚駭,她開始重新考慮與宋子文的關係。思慮良久,她終於聽從父親的話,斷了與宋子文這段還未開始的感情。但實際上,她也無法忤逆父親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十年婚姻,三觀不合

1926年,唐瑛聽從了家裡的安排,嫁給了從美國耶魯留學歸來的李祖法。他是海上實業巨擘李雲書的兒子,寧波著名家族小李港家的後代。回國後在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工務處當負責人,專管下水道工程,因此還得了個「陰溝博士」的雅號。嫁給李家這樣的社會名流,唐瑛一開始的生活是十分愜意的,她還能繼續她風光的名媛生活。但是,二人截然不同的性格,開始漸漸暴露出分歧來。李祖法傾向單調的生活,不喜歡妻子整天跟花蝴蝶似的交際。而唐瑛也受不了太過沉悶,不解風情的丈夫。

1935年,當唐瑛在卡爾登大戲院演出《王寶釧》大紅大紫的時候,她的家裡卻是沉悶的,灰暗的,壓抑的。妻子越出風頭,越耀眼,李祖法便越生氣,他的骨子裡還是傳統的大男子主義,認為妻子就應該留在家裡相夫教子,不應該老是出去外面拋頭露面。兩人越來越不互相理解,婚姻的裂痕越來越大,終於不可調和。在兒子六歲那年,他們發生了婚後最激烈的一次爭吵。

Advertisements

圖 | 唐瑛與兒子李名覺


導火索源自兒子李名覺的教育問題。李祖法不僅討厭妻子當戲子,還十分厭惡兒子李名覺學畫畫,尤其是看到兒子用墨筆給自己塗了一個大黑嘴巴時,更是怒火中燒。在他看來,藝術這種東西一不能明志,二不能救國,根本不會有出息,學了就是耽誤時間。但唐瑛卻不這麼認為,生活沒有了藝術,就會死氣沉沉失去顏色。為此,她堅定了對兒子的教育立場,還請了一個國畫老師教兒子正經學畫。


李祖法覺得唐瑛自己跳坑裡就算了,還推兒子入坑,這是他絕對所不能接受的。脾氣與底線受到雙重擠壓,矛盾並不是一觸即發,而是由來已久,最終不可收拾。兩人都拿定了主意離婚,結束這一段折磨了十年的包辦婚姻。

從此,唐瑛不再是已婚女士,但她還是最耀眼的社交明星,還是眾多名媛的典範。離婚這件事非但沒有損傷到她的名氣半分,反倒讓她的魅力更甚以往。


一朝遇真愛,甘願褪華服

離婚後的唐瑛,終於可以自由自在,無所顧忌地參加社交活動。而且還沒單身多久,她又步入了戀愛。在一次社交活動上,她遇見了自己一生的真愛——容顯麟。

容顯麟出身於一個開放、留學生扎堆的大家族裡,叔叔是中國的留學生之父容閎。二人背景相當,志趣相投,重要的是,他也喜歡藝術,正中唐瑛的心意。兩人走在一起十分投機,無話不談,彷彿是兩片破碎的鏡片,被無奈分開,而今終於完整起來了。很快,唐瑛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已經育有四個孩子的容顯麟。

1939年,上海已經是抗戰中的孤島。國難當頭,誰也不能自欺欺人當無知的商女躲在硝煙背後高唱《玉樹後庭花》。再加上當時很多外國朋友為了躲避戰爭都回國了,唐瑛自然也沒有了登台的興緻,開始把生活重心放在家庭上,專心做起全職的賢妻良母。


除了要與容顯麟的四個孩子相處,唐瑛還要騰出周末的時間去陪自己的兒子李名覺。容顯麟的四個孩子,各有各的性格,她不但要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還要耐心地關心他們的個性發展。在戲文裡演慣大小姐的唐瑛,在生活中當起後媽來,竟也有模有樣。


在一起生活期間,唐瑛與容顯麟的四個孩子一直保持非常不錯的關係,同時也兼顧周到自己的兒子李名覺。每到周末,唐瑛都會和容顯麟一起去把兒子接出來。三人一起去看戲,嘗點心,吃漢堡。李名覺至今還記得母親和榮伯伯帶他去看戲,看電影,看畫廊,聽音樂會或是外出野餐的情景。每個周末都有令人愉快的活動。


美人遲暮,優雅從容

1948年,唐瑛夫婦和兒子李名覺都到了美國生活。李名覺在加州讀大學,大學畢業後教書,正式走上了戲劇藝術的道路,現在已經是泰斗級的舞台藝術大師,容顯麟的四個孩子也先後到了美國讀書和工作,成家立業,各有所成。

1962年榮顯麟病故後,唐瑛就住到了兒子隔壁的一個單元。白天就跟親戚朋友打打麻將,活動活動腦子。閑暇時就帶帶三個孫子,看戲,看電影,做做點心,日子過得平靜而幸福。

1986年,唐瑛在紐約的公寓靜靜離世,走的時候打扮得清爽得體,一如她一貫的從容和優雅。她的房間裡有一個直通兒子房間的電鈴,但她從來沒有碰過一下,她不想麻煩別人,甚至是自己的兒子。


舊上海的名媛多,但能像唐瑛一樣,既出名,緋聞又少的名媛卻不多。數點人生清味,離過婚的唐瑛並不像是楚楚可凄的婚姻失敗者,反而是一位在感情道路上全身而退的智者。痛快離婚,熱烈再婚,孩子絕不會成為羈絆,單論這一點,你就能感受到,今日之思想,前輩早已超前。在二婚之後,唐瑛既是兒子的生母,又是四個孩子繼母,身份交錯而尷尬,最終卻能遊刃有餘地處理好兩邊關係,其中的苦衷與成功,都不是輕描淡寫就能慨嘆完的。背後的唐瑛,一定是一位充滿包容,充滿耐心的智慧母親。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